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憶阿婆


憶阿婆



2015年1月11日結束了十幾天繁忙後事的處理,時間突然空了出來,心情開始沉澱下來,思念的情緒慢慢的湧現,翻找FB相本只找到零星幾張與阿婆的合照,記得是小學三四年級吧,爸媽去外地工作一星期回家一次,我和妹妹就住在阿婆家,爺爺阿婆當時六十歲了作息超正常,晚上七點半就熄燈睡覺,所以我們每天回到家前都要在安親班把功課寫完課業也都預習好了才回家,回家後洗澡吃飯後看個新聞差不多就準備要熄燈睡覺了,之後除非要上廁所不然不能亂起床會被罵,那時我和妹妹呆呆的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也不敢偷偷爬起來看電視或是讀故事書,過了一陣子十分正常的生活作息,當時我偷偷的養了一隻白老鼠(藏在床底下),記得有次趁他們睡覺後大約晚上九點多躡手躡腳的爬起來開燈餵寵物,被起床尿尿的阿婆撞個正著發現了我的小秘密,狠狠的罵了一頓說什麼養老鼠咬布袋吃飽太閒,印像中好像被修理了,這也是唯一一次被阿婆打。

 


 


阿婆這麼早睡所以早起是理所當然的,淩晨四點半他們就起床了吃個飯(真的是飯)天還沒亮就出去附近的菜園種菜,現在土城金城路加樂福那塊地附近以前根本就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農田沒有馬路也沒有房子,民國七十幾年那時根本沒什麼房子要蓋在看守所旁邊,菜園就在那塊地上,阿婆家中的尿桶散發的特殊尿酸味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每天早上他們就是要忙著把這「有機肥」從家中扛到菜園中去澆灌青菜,阿婆常常告訴我們尿尿不可以上在馬桶沖掉浪費要記得尿在尿桶,因為這可是他們最天然的肥料啊,完成每日的澆灌除草作業之後會摘一些現採青菜去大街叫賣,產量不多而且有機栽種不加農藥,吃起來的口感當然與一般市售青菜有很大的差異,很多老顧客都會固定每天和阿婆買一把十元的菜,所以每天菜差不多都在六點半之前可以賣完,回到家中我們二個小蘿蔔頭剛好起床。


 


 


老人家準備的早餐很簡單,電鍋一定有都有冷飯,每天就是豆腐乳+熱開水+白飯,其實挺好吃的,豆腐乳應該是阿婆自己釀製的,記憶中那味道特別的香甜,每次我都可以吃上二三碗,小學生的中餐當然就是在學校的營養午餐解決,放學後最期待的就是阿婆的滷肉了,簡單的醬油+糖+帶肥油的五花肉,切成細長條狀,沒有其它的香料,我真的超愛吃那一味,每次吃飯我喜歡飯添小小碗,然後很享受飯一碗一碗淋上肉汁扒二口馬上吃光又再添飯的感覺,阿婆都和我媽說我可以一餐吃上七碗滷肉飯,那段住阿婆家的時光我從三十公斤一口氣胖到快五十公斤,小胖這個綽號跟了我好幾年都是當年的阿婆所賜。

 


 


我有1/2的客家血統,因為媽媽是很純正的閩南人而爸爸是純種的客家人,從小到大爸媽在家都是講台語或是國語從來不講客語,我現在聽的懂客語還會講一點客語,就是那陣子住阿婆家學來的,她常告誡我們不能「背祖」不能忘了我們的母語客家語,還好最近這幾年她有機會住到我們家來,讓我二個兒子有機會和阿祖用客家話練習溝通,其實挺憂心到了我的下一代,這二個1/4客家血統的兒子連聽客語的能力都不具備了啊 (待續)。


 
張貼留言